牡丹江市西安区海南朝鲜族乡人民政府
|
|
|
|
|
|
|
|
|
最新提示:
 突破理论极限 中国科学家提出超灵敏纳米探测新技术  12-03  “新地公益垂直跑”决赛登陆香港 上海选手拿下个人赛女子组总冠军  12-03  100款手机App:有的盯你钱包 有的盯你上网记录  12-02  刘国梁发朋友圈:赢不狂,输不慌,陪国乒,战东京!  12-02  2018年底前:这笔钱别忘了交,这三笔钱记得领!  12-02
   热点文章
  牡丹新闻
  牡丹时事
  牡丹县域
  牡丹教育
  牡丹旅游
  本地综合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牡丹播报
牡丹江市西安区海南朝鲜族乡人民政府 > 国内新闻 > 文章内容
“负重前行”的中国马拉松该“减负”了
时间:2018-12-05 00:0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朝鲜族乡网 点击:
  12月2日,中国选手程乾育获得2018南宁国际马拉松国内组冠军,和他一起出现在终点的,还有他手中飘扬的一面五星红旗。话题“马拉松再现递国旗一幕”以及工作人员站在护栏外递国旗的视频片段随即出现在社交媒体上。

  半个月前,当一面五星红旗出现在同为“奔跑中国”系列赛事的苏州马拉松赛道上时,因志愿者两次在中国选手何引丽与对手激烈对决时进入赛道递上国旗,激起跑圈一系列有关竞赛规则和形式主义的争论,最后发酵成全民热议的舆情热点。

  11月22日,中国田协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加强全国马拉松赛事竞赛组织管理的通知》(下简称《通知》),要求各赛事组委会高度重视竞赛组织工作,严肃赛风赛纪,严格执行马拉松比赛的规则和竞赛规程,强调任何仪式和活动不得影响比赛的正常进行,不得影响选手公平竞争。

  但《通知》下发3天后,同天举办的两项赛事再度出现争议事件——绍兴马拉松一跑者被急救两次“依然要坚持比赛”;深圳南山半马则是选手们集体“抄近道”,最终258人被禁赛。

  两周之内,中国马拉松频频站上风口浪尖。

  赛事乱象多源于“喧宾夺主”

  深圳南山半程马拉松曝出大范围违规后,组委会发布公告表示,比赛中伪造号码布及替跑选手被永久禁止参加该项赛事,其他违规行为选手(包含穿越绿化带)两年内禁止参加该项赛事。

  尽管处理及时惩罚严厉,但影响已难消弥。“根据计时芯片数据、赛会录像、现场照片等材料证明,总计违规选手人数258人,其中伪造号码布18人,替跑3人,其他违规行为选手人数237人(其中穿越绿化带人数46人)。”的调查结果甚至陆续见诸《独立报》《华盛顿邮报》等外媒。

  “乱世应用重典。”著名体育营销专家张庆表示,和路跑发达国家相比,我国马拉松是在最近几年才真正激发起政府兴办、民众参与的热情,因此,跑者素养、办赛方能力参差不齐仍是现状。最关键是,“贫瘠的马拉松文化土壤”和“大众缺乏对跑马的科学认知”相互影响,让跑者在社交、展现自我、谋生等理由中忽略了马拉松“通过挑战完善自我”的核心价值。

  发令枪响,跑马队伍里印着各式品牌和名称的旗帜飞扬,这在国内马拉松赛场上并不罕见。公云峰作为长沙辣跑团团长,为提升跑团知名度,他也曾在赛时扛过大旗,但他很快意识到,跑起来旗面容易扫到其他跑者,便立马放弃。可有些与赛事品牌有关的旗子仍难以避免,“需要找几十名跑友展开,为的是让电视直播的航拍镜头拍到。”

  “国外的著名比赛,奖牌很简单,没什么品牌露出。”刚刚在希腊完成马拉松的网友丹三表示,境外一些著名马拉松的商业元素集中体现在博览会上,大部分小型赛事很少有品牌露出,甚至赛道补给不如国内,不过从观众的热情程度和比赛氛围能感受到全民对马拉松的支持。

  “世界上大部分马拉松赛是微利的准公共服务赛事运营,就是给民众提供一个通过跑步认识自我的平台。”张庆表示,近期多起引发舆情的马拉松事件反映出,当前我国路跑运动承载着多重附加值,反而模糊了竞技运动的本质,“国内路跑运动应该减负了。”

  然而,基于大众对路跑的核心价值缺乏共识,网名为丁丁的资深跑者认为,随着自媒体发展迅猛,有些观众已经进入“后真相”时代,“人们只在意情绪或主张,不愿深究事实和道理”,因此,焦点事件常有反转。

  配有几段不完整的视频,“绍兴马拉松一跑者被急救两次依然要比赛”上了社交媒体热搜榜,称赞急救医生和谴责跑者不顾自身健康的观点迅速形成,部分权威媒体及自媒体跟进传播,直到完整急救视频给出反转剧情:晕倒的跑者称自己并非想继续比赛,而是医生的急救方式不够专业,“按得太疼了”,本能地想离开。

  “后真相时代太容易带节奏了。”丁丁说。

  “拔苗助长”恶果显现

  来自2018全国田径工作会议上的数据显示,截至11月2日,中国2018年已举办800人以上路跑、300人以上越野赛共计1072场,参加人次530万。

  中健体育CEO任俊燊从2012年广州马拉松开始参与路跑项目运营管理,他说当时马拉松赛事关注度不高、参与度不够,只有北马、杭马、厦马、上马等老牌路跑赛事,参赛名额才能报满。但随着2014年政策出台、资本进入、跨界人才参与以及全民对健康、健身的刚需诉求,“马拉松项目开始了蒙眼狂奔”。

  任俊燊记忆中,当时体育产业商业运营公司很少,赛事运营管理人才紧缺,也没有现在众多的体育赛事服务配套产业公司。“当时招人,跨行业者及体育学院学生占多数,专业的实战型的赛事运营管理知识基本没有”。很快,在2013年至2015年间招聘的实习生,“我们只带了他们一场马拉松赛事,就立即被其他赛事公司挖走,去负责一场马拉松赛事的竞赛统筹管理工作,个别甚至去负责整个项目的把控。”任俊燊感到,马拉松项目快速发展期,“拔苗助长”现象严重,运营水平参差不齐,资质严重缺乏,导致个别赛事问题频出、低级错误不断、参赛选手感受极差。

  马拉松在质疑声中蹒跚前行。 2016年中国田径协会加大监管力度,出台更细的专业标准文件,开始了一系列专业竞赛组织培训计划。任俊燊举例,赛事运营商业机构如果想从事马拉松赛事运营,其公司必须要有3人以上参加中国田协举办的竞赛组织培训班的学习,取得相关证书后方可从事相关工作。

  在既定的轨道上,提升城市知名度、扩大体育旅游人群消费、践行全民健身,路跑赛事的优势逐渐凸显,也给赛事运营方提出新挑战,即如何满足举办城市、赞助商和跑者等多方的需求,且在众多赛事中寻求特色?一名资深赛事运营者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坦言:“在初级阶段就想讨好所有人,不太现实。”

  为何不能像路跑发达国家的赛事一样轻松奔跑?该赛事运营者表示,马拉松赛体量过大,路跑发达国家通常行业协会发达、商业体育的成熟氛围决定办赛方可以通过付费得到相应的配套服务。但我国赛事服务配套产业公司严重短缺,加上动用城市资源并非易事,就需要地方政府深度参与,也需要赞助商的资金支持,因此,回馈支持者往往是赛事“第一需求”。

  去伪存真 中国马拉松该“减负”

  “我认为近期公众对马拉松的集中关注,会对赛事发展带来持续向好的影响,没人关注是最可怕的情况。”任俊燊表示,如果把马拉松比作学校,每个赛季都会有新生入学,需要经历学规则、讲礼貌的过程,“不能因为孩子捣乱犯错误而否定学校的努力。”



(责任编辑:朝鲜族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