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国博文保院:青铜器清洗用上超声波洁牙机

  新京报记者探秘国博文保院,文物修复师当国博143万件文物“健康守护者”

  青铜器清洗用上超声波洁牙机

电脑上显示的是从油画上取下来的0.6毫米颗粒扫描图像。

  国家博物馆文保院坐落在南四环附近一个小院里。这个国家级“文物医院”除保护修复国博文物外,每年还要为全国各类机构提供大量文物修复、复制等协助工作。经过半个多世纪摸索,国博文保院形成了独特的文物修复经验。尤其在金属器物修复方面,如后母戊鼎之类国之重器保护修复,成为经典案例。日前,新京报记者前去探秘。

  新京报讯 记者日前从国家博物馆文保院获悉,“80后”文物修复师已成文物修复主力军。国博文保院目前有40人左右,绝大部分都是文物修复师,有的精于分析,有的善于修复,每个人都有绝活。

  据国家博物馆文保院副院长周靖程介绍,目前文保院下设6个研究所,包括环境监测研究所、藏品检测与分析研究所、金属器物修复研究所、器物修复研究所、书画文献修复研究所、油画修复研究所,基本涵盖文物保护、修复主要领域。

  文保院要为国家博物馆143万件文物提供全方位“健康服务”,还要为全国文保行业进步提供技术支撑和协助修复。

  传统师承制模式在文保院得到延续,新员工入职后由师傅手把手教,磨炼三年,经过评审出具报告,才能正式出师,独立承担修复任务。

  1950年,革命博物馆(国家博物馆前身之一)筹备处成立时,设立了文物复制机构。上世纪60年代,科技开始进入文物保护领域,革命博物馆成立了文物保护实验室,后来演变成文物科技保护部。2018年,在内部机构改革中,国博文物科技保护部与艺术品鉴定中心科技检测室合并,成为如今的国家博物馆文保院。

  国家博物馆文保院,青铜器修复室,修复师在清洁一件青铜器。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浦峰

  揭秘1

  青铜器“体检”进入高科技时代

  青铜器修复是国博文保院的强项。每年,都有大量来自全国的青铜器被送进文保院,请求协助修复。

  青铜器大多出自商周时期,浑身铜绿,有断裂、残缺、腐蚀、硬结物、层状堆积等多种损害。

  金属器物修复研究所修复师张然介绍,青铜器表面清洗除了人工用工具清理,现在还能用上超声波洁牙机、激光清洗机等设备。但修复师一般慎用化学试剂,因为可能会造成文物一些不可预见的改变。

  正式修复之前,“体检”必不可少。藏品检测与分析研究所里有30多台设备,专门为各类文物做“体检”。其中一台离子色谱仪,能够检测青铜器氯离子浓度,“青铜病”主要就是氯离子导致的。

  修复方案根据“体检”报告制定,需专家评审通过。这是国博文保院文物修复的标准流程。

  修复过程中,也会持续检测文物健康状况。这说明,国博的文物修复和保护已经进入高科技时代。

  揭秘2

  书画修复用上“薄如蝉翼”特制纸

  书画文献修复研究所的“85后”文物修复师王博,正面临耗时最长的一次修复。

  他已经在工作台前坐了三个多月,面前这幅清代罗汉拓片,只修了大半部分。拓片来自西藏,由外单位委托修复,刚接手时,拓片上密密麻麻布满裂纹,黑色的纸面裸露出大量暗黄底色。

  王博介绍说,书画装裱很有学问,比较讲究的方式是在书画背后用三层纸层层贴合,防止书画破损。

  王博找到厂家专门定制六级棉连纸,这种纸薄如蝉翼,通常被用来做甲骨、青铜铭文拓片。反复挑选、调试墨色后,他终于调出满意的颜色,把六级棉连纸拓黑。

  修复时,他用镊子挑出针眼大小的一点六级棉连纸片,一片片修补拓片缺失部分。最难的是右下角的文字,缺失情况严重,他需要将每个文字四周一点点补齐,文字才能恢复原状。这考验着他的细致和耐心。

书画修复师王博在修复罗汉拓片,用的原料是国博自制的。

  揭秘3

  油画病害检查不能只靠肉眼看

  国博去年专门成立了油画修复研究所。中国油画只有近百年历史,油画修复行业还不成熟。研究所做的很多工作都是开创性的,需要特别谨慎小心,“走一步,问三步”,研究所负责人赵丹丹说。

  国博藏有400多幅油画,大多是中国画,也有部分来自苏联等国的国礼油画。油画修复保护第一步也是“体检”。为了不损害藏品,要利用仪器检测分析。

  赵丹丹介绍,检测成分首先是为了检查病害,其次也有助于文物研究,对材质、工艺等有更深入的认识。她拿出两个从同一幅画取出的红色颜料样本,肉眼看上去颜色一样,但检测结果不同。她分析,这幅画在完成以后经过修改。检测结果让我们对藏品历史有了更多认识。

  目前,油画修复最困难的是国内经验不足。赵丹丹说,中国油画不仅历史短,而且与国外的材料、工艺等都有区别,很多经验无法复制过来。

书画修复师吕雪菲复制临摹了众多珍贵书画。

  揭秘4

  临摹圣手是位“80后”书法才女

  复制藏品是国博日常工作的一部分,用途包括为珍贵文物作备份,作为文物“替身”向外借展,回馈捐赠者及家属等。

  3日下午,文保院一间屋子里,吕雪菲沉浸在一幅山水临摹中。她书法科班出身,最主要的工作是临摹复制书法作品。

  书法专业硕士毕业后,吕雪菲就来到国博文保院。至今8年,她复制了大约280余件藏品,大部分为书法、手迹类,也有少量绘画。

  书法传统临摹使用双钩法,但吕雪菲的师傅不提倡,因为“双钩”的字死板,墨色一样黑。师徒俩都直接写,然后修整。这样对下笔功力要求更高。

  毛笔书法藏品只是一部分,吕雪菲复制的书法手迹五花八门,有胡适《科学概论》讲义手稿(钢笔)、周恩来亲笔起草的亚非会议补充发言稿(铅笔)……

  吕雪菲介绍,每一种载体、介质特性不同,没有通用的办法,只能想各种方法解决面临的复制问题。

  新京报记者 倪伟

原创文章,作者:热点新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nxzf.cn/80146.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